教练员 > 新闻热图 > 正文
本土精英教练走上前台接受检阅
发布时间:2018-06-05 20:21:08    来源:中国运动文化教育网

在一场雨战中凭借武磊的梅开二度,国足此番泰国之旅画上圆满句号,至少在明年1月亚洲杯前,国足不会再有军心不稳的困扰:世界杯间歇期第一次集训的两场热身赛,主场1∶0小胜缅甸队,客场2∶0赢下泰国队,都可以算是国足在“换血”进程中为自己争取到的不错结果。国足热身赛之后,里皮的助教马达洛尼带领黄紫昌、韦世豪、邓涵文、刘奕鸣、何超、陈彬彬等6名U23球员直接奔赴重庆万州——U23国足正在万州集训,虽然这支U23球队除了今年8月亚运会没有其他专属比赛任务,但鉴于中国足协U23政策的推行、里皮的重视,以及这支球队即将为国足提供的重要补充,球迷对于U23国足的关注程度超过以往。

马达洛尼是目前这支U23国足的主教练,他带队时间已经1年有余,他的前任德罗索同样是“里皮团队”成员,只不过里皮认为马达洛尼比德罗索更适合U23国足主教练这个位置。里皮一直希望国字号系列球队“一体化”,在目前中国足球体系当中,国足和U23国足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而如果不是里皮入主国足,这支U23球队的主教练还是辽宁籍教练陈洋——两年前,中国足协竞聘这支球队主教练,明确要求“本土教练”身份。

随着本土教练近年来的成长,中国足球正在不断调整各年龄段国家队主教练的聘用思路:最近的一个消息是,经历过4任外籍教练的中国女足换帅,接任者是此前从未有过执教女足球队经验的本土教练贾秀全,据记者了解,在无缘“最合适人选”后,中国足协高层多次诚邀贾秀全出山,才促成这样的结果。

这样的信号其实已经十分明显。女足面临2019年法国世界杯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两大比赛任务,依照以往惯例中国足协女足选帅工作不算复杂,基本以“女足发达国家足协推荐、中国足协面试考核”形式为主,但今年女足换帅早早排除“外教”,可见中国足协启用本土教练决心之大。

国字号球队倾向于聘用外教的“黄金时代”是2010年前后。中国足球“反赌扫黑肃贪”后,韦迪成为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因此前韦迪所辖水上项目外教成绩斐然,而当时国字号系列球队屡战屡败,韦迪相信“高水平外教可以在短期内大幅度提高球队成绩”,而卡马乔替换高洪波发生在2011年,但作为中国足球史上第一位真正的国际足球名帅,卡马乔和中国足球“八字不合”,2013年中国足协炒掉卡马乔,随后国际足联还要求中国足协支付一笔昂贵违约金。

但也正是从2010年开始,在体工队时代开始职业生涯的大量足球人陆续走上教练岗位,而中国足协的教练培训体系也开足马力让这些年富力强的足球人找到新的人生坐标。中国足协教练员级别体系分为职业级、A级、B级、C级、D级共5个级别,中国足协的规定是执教中超球队和中甲球队需要职业级教练员证书,中乙球队主教练需要拥有A级教练员证书——最新一期亚足联·中国足协A级教练员培训班正在青岛授课,这已经是今年第三期A级教练员培训班,这一期培训班分为两个阶段,第二阶段要在今年11月进行,培训内容包括战术知识和球队管理。

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中国足球取得实质性进步的标志当然是国足重新回到亚洲前列,但前提一定是“本土教练的整体水平达到亚洲先进”,如果以这个标准进行考核,中国足球“才刚刚起步”。

本周带队结束土伦杯征程的孙继海是“退役球员转岗”的典型代表,今年41岁的孙继海去年接手“奥运希望队”(U21国青队),带队任务为征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本次土伦杯这支球队由于缺少锋线绝对主力,成绩1平2负小组遭到淘汰,而孙继海也经历了执教生涯中第一次正式考验,尽管成绩糟糕,但中国本土教练唯有在各种失败中积累点滴经验,才有可能尽快成熟——以刚刚带领U19国青赢得“熊猫杯”的成耀东为例,这位上海球员退役后执教陕西中新浐灞(前身为上海国际队)达7年之久(2003年~2009年),在保级球队经历失败挫折无数,到2013年和2017年连续两次带领上海全运队在全运会U20年龄段夺冠,成耀东的进步毋庸置疑,这也是中国足协放心将U19国青这批希望之星交给成耀东的重要原因。

将U系列球队交给本土精英教练并无不妥,尤其在基层青训系统缺乏高水平本土教练的背景下,国少年龄段小球员或许需要外教的基础指导,但在U19和U21开始技战术升级阶段,本土教练无论如何不该失位——在竞争最为残酷的中超联赛,本赛季本土主帅只有4人,其中马林已经在大连一方“下课”,只有李霄鹏(山东鲁能)、吴金贵(上海申花)和陈金刚(长春亚泰)撑住本土教练门面,对于国内顶级联赛而言,主帅位置上只有3名本土教练着实有些尴尬,而国内本土教练能够独当一面的时间,也不应该太过遥远。(来源:中国青年报)